安康新闻在线 > 财富财经 >

财富财经

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大吗?下阶段怎么干?这场

时间:2020-04-05 19:54  来源:  作者:安康新闻在线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3日电 3日上午,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财政部、中国央行、中国银保监会就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央行下阶段怎么做等问题一一解答。

  央行:绝不会让市场出现“钱荒”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指出,三个渠道受疫情影响较明显。一是工业链渠道,企业要生产,原材料配不上,可能有一部分行业、企业就生产不出来。二是贸易渠道,有些企业、有些产品生产出来后,卖不掉,没有订单。三是预期渠道,影响人的情绪,避险情绪在加强,市场在波动。

  对于影响是否会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的问题,刘国强称,现在看还没有超过。股市上,2月24日以来各国股市大约下跌25%,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跌幅约50%。对下一步比较明确的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表示,2020年全球经济可能会出现负增长,衰退程度可能超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

  对中国的影响上,刘国强说:“一季度数据还没出来,比如按没有疫情的标准来衡量,数据肯定不会好看,但是也要看到,从3月和2月的比较看,3月份是明显的好转。因此,我觉得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中国经济将继续展现极强的韧性,另外我们有丰富的工具和充足的政策空间稳定经济增长。”

  刘国强还强调,下一阶段,从央行角度,要根据不同阶段把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充分满足市场的需求。绝不会让市场出现“钱荒”,当然钱也不要“变毛”,实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的增速基本匹配并且略高一点。实施好定向降准,发挥好准备金工具的正向激励引导作用。积极推进LPR改革,强化定价自律机制,引导银行适当向实体经济让利,促进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行等。

  是否降低存款基准利率要考虑民众感受

  对于是否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问题,刘国强指出,存款利率是利率体系的压舱石,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现在CPI明显高于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存款利率是1.5%,CPI是5.3%,这个问题要考虑。另外也要考虑经济增长,还有内外平衡因素,以及利率太低是否加大货币贬值压力等。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作为货币政策工具可以使用,但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感受。

  适当提高赤字率和发行特别国债

  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指出,按照党中央决策部署,2020年将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向社会释放积极明确的信号,巩固和提升市场信心,支持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适当提高赤字率和发行特别国债,按法定程序需经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审议批准,具体方案将综合考虑国内外经济形势、国家宏观调控的需要、财政收支状况等因素确定。

  今年来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08万亿元

  许宏才介绍,今年以来,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财政部提前下达了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券额度12900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08万亿元、占84%,发行规模同比增长63%,预计约提前2.5个月完成既定发行任务。

  许宏才表示,今年专项债更多的要体现支持经济社会发展和疫情防控要求,其中包括合理扩大规模;发行和使用进度提前;坚持“资金跟项目走”;优化资金投向,体现疫情防控需要和投资领域需求变化;提高专项债券作为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比例,加大带动作用等。

  政府专项债不用于土地收储和与房地产相关项目

  许宏才表示,今年明确政府的专项债不用于土地收储和与房地产相关的项目,同时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加强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的要求,在专项债的使用范围方面作了调整,将城镇老旧小区改造纳入了专项债券的支持范围。

  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水平总体可控

  许宏才提到,总的来说,我国政府债务规模这些年有增加,但增加幅度可控。截至2019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21.31万亿元,如果以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衡量地方政府债务水平,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2.9%,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加上截至2019年底的中央政府债务16.8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数据计算,全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8.5%,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目前,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水平总体可控。

  银保监会:坚决清退问题股东

  对于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防范风险问题,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表示,最近查处了一些中小机构股权管理不到位的问题,坚决清退问题股东,严格依法采取监管措施。

  周亮称,当前受疫情和经济下行影响,有一些中小银行历史上也积累了一些问题,如内控不完善、公司治理不到位,面临一些风险和挑战。对于这样少量的机构,银保监会将结合实际情况,采取多种方式,如直接注资重组、同业收购合并、设立处置基金、设立过桥银行等,加快改革重组。同时也会充分评估处置中可能产生的风险,做好各种预案,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中国银行业风险抵御弹药充足

  刘国强指出,总的来看,中国的银行业整体损失吸收能力比较强,风险抵御的弹药比较充足。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拨备覆盖率是186.08%,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有些银行比较难过,但是有能力把它缓解下来。

  周亮补充道,银行资本补充方面,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如发行各种资本补充债券、优先股、普通股等。这些计划按步就班,有力推动,不会有大问题。无论从政策层面、市场层面,还是银行机构整体表现看,中国银行业是很稳健的。

  三方面减轻中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

  许宏才提到,疫情发生以来,财政部高度重视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按照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财政部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做工作:

  第一,要求国家融资担保基金2020年新增再担保业务规模不得低于4000亿元,投资10家支农支小成效明显的地级市融资担保机构,对100万元以下的免收再担保费,其余的再担保费也要减半,就是100万元以上的要减半。

  第二,要求政府性融资担保行业减半收费,将综合融资担保费率降至1%以下。确保2020年新增的支农支小业务占比不得低于80%。

  第三,允许符合条件的创业担保贷款展期。研究进一步增加支持群体、降低进入门槛,将受疫情影响的重点群体纳入支持范围。预计2020年将新增支持100万个人创业者、1万家小微企业,增长的幅度会比上年增长50%以上。(中新经纬APP)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