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和守寡多年的母亲

时间:2018-06-14
小孩们经常骂人的一句话是「你妈银」。
而我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上了国小才隐隐约约了解到「比」就是女人尿尿的地方,也略微知道点男孩和女孩有些不同。
长大了点从同学那里了解了许多关于性爱方面的事情,也知道了许多名词像「性交;爱滋携带者屣;做爱」等等。
偶尔一次看了一本黄书第一次感觉到了鸡巴的勃起,从那以后早晨起彩本。
有一天,我尿憋的很急。
就一边脱裤子一边往厕所跑。
跑到厕所我已经把硬邦邦的鸡巴掏出裤子了。
我低着头抓着鸡巴刚想尿。
天那!妈妈正在里边。
我看到妈妈的裙子撩起来夹在腰间,内裤拉倒了膝盖,两条大腿岔的很开。
一股白色的尿液正从黑压压的一片毛中喷射出来。
妈妈用目光看着问我。
是不是想尿尿。
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妈妈说︰「你要是很急就在这旁边尿吧,我往边挪一点。
」说着,妈妈往旁边挪了一点,既然妈妈说了,我就尿吧,我抓着硬邦邦的大鸡巴使劲摁着往下尿,心想终于可以放松了,谁知这一来更难受,硬邦邦的鸡巴一开始还摁得住,可我想到刚才看见的妈妈胯下黑漆漆的旁雍和白色的尿液融合在一起的情景时。
我怎么都摁不住鸡巴了。
于是尿溅得妈妈身上;屁股上都是。
我一下子傻了。
心想这回妈妈要生气了。
可妈妈什么都没说,只是赶快拿了点纸,擦了两下屁股,就这样在我身边站了起来,提上内裤,走了出去,进屋里了。
而我,却楞在厕所里,想着刚才的情景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回到屋里妈妈没有在,我走到屋后听见有水声知道妈妈在洗澡,突然我产生了一种好奇心(偷看妈妈洗澡)。
在我们乡下洗澡间是用竹子围成的一圈露天的十分简陋。
这也为我提供了方便,我蹑手蹑脚走了过去,趴在缝隙上偷看。
妈妈的身材好棒啊,我怎么从来没有注意过,也许是由于妈妈不好打扮吧。
妈妈穿着一件透明的浴衣,弯腰站在那儿,整屁股曲线暴露地呈在我眼前,那一对又大又白又沔篥的迷人肉球,真我一肉,差一就把精水射出!忽然妈妈往这边望了一下。
吓的我赶紧回到屋里不知道怎么办好?十几分钟后妈妈走进屋直接就到磐俏去準氐晚餐,我则惶恐不安。
直到妈妈叫我吃饭才回过神来。
心想也许妈妈没有发现我偷看,是我做贼心虚。
就这样我俩默默地吃饭,我的目光也不敢和妈妈的目光相互接,草草吃完晚餐我就回房做功,留下自在潢房及客窍抑拾整理。
回想着今天看见的一切慢慢睡着了。
这以后我常常幻想妈妈的身体,一边打手枪,一边回忆妈妈阴部那一片黑茸茸的旁雍。
哎!不知道女人的旁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呀?从此我就喜欢往妈妈的怀里钻,表面上是撒骄,其实是吃妈妈的豆腐。
当然妈妈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并不介意。
就这样到了暑假姐姐回来了还带了朋友来玩。
以前我都是和姐姐一个房间睡的,但现在姐姐的朋友来了,我就只好到妈妈的房间睡了。
这才有了以后的事情。
记得是一个晚上我半夜尿急上完厕所后回床上时发现妈妈宽松的内裤会随着电风扇的风摇摆,微弱的灯光下,妈妈的阴部黑影隐约可见。
我就跪着趴在妈妈的大腿旁看了许久,也不敢动手去摸,怕把妈妈吵醒了,就只是看着。
直看到好想睡觉为止,然后就又躺下去继续睡了。
以后,我就常常晚上睡觉时故意不睡着,等妈妈睡熟了后把电风扇对準,然后偷看妈妈的阴部。
但最多只看到妈妈露出的几根雍黑黑的好亮,从此晚上睡觉变成我每天最期待的事,希望有一天可以目睹一眼妈妈的小啾,但意外并没有发生。
姐姐上学走了,我又自己睡了。
我再也偷看不到了,但没想到居然看上瘾了,天天晚上睡不着,有时候躺在床上边想着跟某个女生(通常是电视电影明星)爱滋携带者屣,一边就轻轻的打起手枪来了。
慢慢的打手枪时脑中幻想跟我爱滋携带者屣的女人居然是妈妈的脸孔了,也就是幻想跟妈妈爱滋携带者屣了。
而且幻想的频率越来越高,到最后就只幻想跟妈妈爱滋携带者屣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我还是时常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并借口手冷伸进妈妈的大衣里暖手,有意无意的摸一下妈妈的胸部。
第一次把手伸进去摸妈妈胸部的时候妈妈就马上把我的手拨开,并且轻声责备说不要乱。
但我从不把这种责备放在心上,然后下次有机会再试看看。
或许是溺爱或许是烦了妈妈不在拒绝我时常可以隔着衬衣轻抚妈妈的乳房。
转眼到了寒假,姐姐回来了。
由于我和姐姐在一个房间,这样我就可以偷看姐姐的阴部了也许还有眼福可以看到姐姐的小啾,真是太爽了!但是虽然屋里很热,姐姐还是穿长裤睡觉的(夏天姐姐都是穿裙子睡觉的)。
真的好想看姐的阴部啊!几天之后我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决定动手了,动手把姐姐的长裤拉下来,这样就又可以看得到了。
当天晚上就在姐姐熟睡之后,我开始了行动。
姐姐的裤子是有松紧带的比较不好拉,不过我还是很小心的用极慢的速度把姐姐的长裤拉下来了。
拉下后(拉到大腿)发觉里面还有内裤,这时姐姐的双腿合着(裤子松紧带的关系,张不开的),也没有电风扇吹了。
怎么办呢,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再把姐姐的内裤一并脱下。
这内裤就好脱了,带子一拉,就整个松开了,然后往下拉就很容易拉下来了,除了臀部外。
但是还是看不到什么,因为姐姐的双腿还是合着。
不过我也不敢再往下拉了,因为若要让姐姐的双腿张开的话除非是把裤子整个脱下来,这我可不敢。
不过这样已经够好了,因为已经有好久没看到女人的阴部了。
况且还能看见姐姐整片的阴毛,姐姐的阴毛黑黑的细细的好好看,遗憾的是两腿间的那条细沟只露出了一点点,不过也心满意足了。
转念一想反正脱都敢脱了,也就索性摸一下。
于是就轻轻的踫了一下姐姐的阴阜,然后慢慢的把手掌覆盖在突起处轻轻摸着姐姐的旁雍。
软软的,细细的,滑滑的,温温的。
一个冬天就这样我脱了好几次姐姐的裤子,但每次都和第一次一样看一看摸一摸,并没有什么,也不知道姐姐到底知不知道我在偷脱她的裤子,不过心想应该没有,因为姐姐都没有突然醒过来。
过完年姐姐走了,我借口妈妈的房间暖和就到妈妈的房间睡,其实是想偷看。
晚上我一上床就开始装睡,没多久妈妈也上床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想妈妈应该熟睡了吧。
于是起来不过什么也看不到,因为妈妈的双腿并不张开。
我不敢去搬动妈妈的腿,只好静静的等着看看妈妈会不会换姿势。
等得实在很累,就睡了。
第二天晚上终于被我等到了,而且没等多久。
妈妈一上床就大八字躺着,直到熟睡。
于是我看到了妈妈的阴部了。
因为只能从侧一边看进去,所以看到黑黑一片都是谧毛。
不过这样已经让我够兴奋了,索性躺在妈妈的旁边,边看边打手枪,从此每天晚上就例行公事。
直到有一天有些不一样的状况。
这天跟往常一样我装睡,只是这天妈妈很晚才睡。
我等了很久,都睡着了。
一觉醒来我觉得有点奇怪,妈妈今天怎么会盖起被子来了。
于是我慢慢的从下往上掀起小薄被,原来妈妈还穿了裙子。
我心想今天不会有什么了,但还是不知不觉地轻轻撩起妈妈的裙子,我一看真得傻了眼,原来妈妈没穿内裤。
整片阴毛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面前,妈妈的旁雍比姐姐的浓密多了而且更黑更亮更诱人。
忽然妈妈翻了一下身,吓得我一哆嗦。
不过我定神一看顿时心跳加快,脑子好像一片空白,因为妈妈张开了双脚而且张得蛮开的。
我这次看到的不仅仅是阴毛,以前看不到的都看到了。
大小阴唇和一条长长的么袍,甚至都快看到屁眼了。
我瞪着眼仔细地看,因为机会难得,妈妈不是天天都不穿内裤的。
看着看着,我就忍不住伸出手在妈妈的大腿上摸了一下,妈妈没反应。
于是我继续摸,妈妈的大腿好滑好嫩哪。
我放大胆子往妈妈的胯下摸,然后停留在妈妈的阴部。
我一直把手放在妈妈那两片阴唇上不感动怕吵醒妈妈,慢慢的感觉,真的好兴奋,鸡鸡都硬起来了。
从此以后我就更喜欢往妈妈的怀里钻。
天气越来越热,妈妈穿得越来越少,我可以把手伸到衣服里隔着胸罩抚摸妈妈的胸部,也许妈妈还当我是小孩子吧,并不太反对。
我开始有时故意从背后抱住妈妈把手伸进妈妈的衣服里边摸妈妈的肚子,妈妈还当我在调皮并没在意。
其实每次摸的时候我的鸡巴都会勃起,都会很兴奋。
就在妈妈的纵容之下,我越来越大胆了,一段时间以后,开始伸手进妈妈的裙子里摸妈妈。
刚开始只敢摸妈妈的大腿,记得第一次伸手进妈妈的裙子里时还被妈妈敲了一下头,警告我不要。
当然我不会这样就放弃,等下次有机会时在试看看。
不了解妈妈为什么那么纵容我,而且我知道只要不太过份,太急进,其实就算第一次不行,第二次,第参次……妈妈总是会让步的。
这时妈妈应该不会再当我是小孩子吧,都快升国中了,身上都开始长毛了。
慢慢的我不只窝在妈妈的怀里,而根本就是上下内外,乱摸一通。
而且开始敢隔着内裤顺势摸一下妈妈的阴部了。
妈妈也不在有反应了。
国小六年级国一的暑假进展得最快,因为姐姐在外不回来了。
我可以整天跟妈妈呆在一起了,不过还有一些讨厌的邻居。
当然这些邻居参不五时就拿他们自家做的馒头包子来我家的时候是不会讨厌的,不过大部份时间他们是到我家串门子。
每次来都可以待上一个上午或是一个下午,妈妈就边剪线头边跟他们聊。
我当然要帮忙剪线头,成为理所当然的听众。
然后东家长西家短,材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每天就尽聊这些。
我最喜欢每天中午睡午觉的时候,我总会到妈妈的房间跟妈妈一起睡。
每次睡午觉我觉得很高兴,因为这时候我就撒娇把手伸进妈妈的衣服里摸。
妈妈也不会管我在干嘛,就躺在床上任我摸,反正她睡她的。
不过妈妈通常是让我摸过瘾了才睡就是了。
到后来胆子越来越大了,索性把妈妈的衣服脱掉。
刚开始妈妈不太愿意,当我解扣子时妈妈总是把我的手推开,不过我还是继续解。
几次之后妈妈烦了就不理我了,我就解开她上衣的扣子。
解完扣子把衣服摊开来看到的是妈妈裸露的上半身,当然还有胸罩。
我隔着胸罩摸了一阵子后觉得很不过瘾,于是把手硬伸进胸罩内,妈妈刚开始是反对的,不过在我的坚持下也就不管我了。
妈妈的乳房很大也很坚挺手感特别好。
我躺在妈妈身边用一只手轻轻的揉着。
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日子就这样进行着。
直到有一天我趴在妈妈旁边,把双手都伸进了妈妈的胸罩内,握住了妈妈的两只乳房轻轻的揉,不时的还夹住妈妈的两个乳头轻轻的捏,并用手指在乳房上轻轻的画着圆圈。
妈妈没有反应,只是闭着眼楮躺着很平静。
我心想再过份反正妈妈顶多就是责备一下而已,于是心一狠,把妈妈胸罩的肩带拉了下来,再把罩杯移开,于是妈妈整个乳房全露出来了。
这时妈妈还是没反应,我想妈妈是默许了。
我轻轻抚摸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乳房真好看一点也不输给少女。
同时我的一只手也开始往下移动。
慢慢的移到了妈妈的小腹了,妈妈的小腹很平坦很光滑,我轻轻的抚摸着,妈妈还是没反应,我觉得很意外,但也没想理会。
我心想既然如此,把妈妈脱光吧。
于是就把妈妈的裙子从裙摆慢慢拉上来,直拉到整个翻上来。
一不做二不修,再把妈妈的内裤整个拉下来,拉到膝盖时妈妈突然睁开眼楮,我吓了一跳,心想妈妈生气了,可能要发飙了。
可是妈妈就只是张着眼楮看着我,也没说话,结果我愣住了(但另一只手并没有放松对妈妈乳房的攻击),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继续脱怕妈妈真的生气了,打退堂鼓又觉得不甘心。
我发觉妈妈的脸色变得十分红润,我胆却的伸手摸了一下妈妈的大腿,妈妈震了一下。
就这样两人乾瞪眼僵持了好几分钟,妈妈又把眼楮闭上躺了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觉得妈妈好像不像在生气。
于是就继续我的动作,我把妈妈小腿上的内裤整个脱下来,这时妈妈的腰部以下全都裸露了。
白白细细的皮肤,黑黑密密的阴毛,修长的大腿。
我从妈妈的脚往上往内摸,顺着妈妈的大腿内侧,一直摸到妈妈的大腿根处。
这时我的手已经到妈妈的阴部了,我的心跳得好快,又是兴奋,又怕妈妈突然生气发飙。
我也不知道妈妈的容忍度到什么程度,不过我想把妈妈身上剩下的衣物全部脱掉。
裙子是松紧带的,很容易脱。
但胸罩就不知怎么脱了,我拉来扯去的就是脱不下来。
既然脱不下来也不乾脆不脱了。
这时候我好兴奋,阴睫完全勃起了。
我连自己的衣服也脱光了,然后就趴在妈妈的身上。
我紧紧的抱着妈妈,感觉妈妈浑身在颤抖,但我觉得温温软软的,好舒服,我把头放在了妈妈的肩膀上发现妈妈的呼吸很急促。
这时妈妈又睁开眼了,而这次脸上的表情很异样,让我理解不了。
然后妈妈随即就把我推离她的身体。
我侧卧在妈妈旁边,有点紧张,心想妈妈大概生气了。
妈妈躺着侧着头注视我,我被妈妈看得有点心虚,不知道妈妈接下来会怎样发飙。
但妈妈却慢慢的把目光往下移,我发觉妈妈是在看我的鸡鸡。
这时紧张归紧张,阴睫还是硬梆梆的翘着。
然后妈妈开口说话了,妈妈说我的鸡鸡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变大的,我说从小学四年级就会了。
妈妈注视着我说没想到我长那么大了。
我不知道妈是说我长大了,还是指我的阴睫。
妈妈又注视着我,问我知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
我潜意识觉得妈妈是问我有关男女性方面的事,于是我把我知道的跟妈妈讲。
结果我跟妈妈两人就这样裸着身体谈了十几分钟。
然后妈妈突然问了一句说刚刚我把她的衣服和我自己的衣服都脱光了,我是想做什么。
结果我脱口而出说我想跟妈妈试一试爱滋携带者屣。
妈妈听了愣了一下,说不可以说髒话,随即又问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
我就把在班上看A书都跟妈妈讲,妈妈还问我A书都在写些什么,我也就把A书的剧情大略的跟妈妈讲了。
妈妈又说以后不要看A书对我的健康不利,接下来忘了又谈些什么,只记得妈妈笑一笑把我搂在怀里说「以后生理上在有什么不懂一定要问妈妈,你是妈妈的孩子妈妈会告诉你的」。
我感觉妈妈应该认可了,然后我很兴奋的翻身压到妈妈身上抱着妈妈,着急的把阴睫压在妈妈的阴阜上,妈妈没有吭声而是闭上了眼楮,我的鸡巴则一直上下乱顶乱蹭着,没多久就射精了。
射完精我还是抱着妈妈,不过妈妈好像知道我射精了,就把我推下去。
我低头一看,我跟妈妈的小腹都是精液。
妈妈说她要去洗澡,拿着她的衣服就出去了。
我则躺在床上,因为刚射完精有点想睡。
过了不知道多久妈妈又进来,衣服都穿在身上了。
妈妈把我摇醒叫我去洗澡,洗完再睡。
我很想睡,不过还是去洗了,因为小腹黏黏的也不大舒服。
洗完穿好衣服回妈妈的房间,妈妈还没睡着,妈妈叫我赶快睡觉,下午还有线头要剪。
就这样与妈妈发生了第一次的亲蜜关系,虽然不是真正的爱滋携带者屣,不过感觉跟妈妈变得很亲近,肉体上的亲近。
而且之后妈妈对我的容忍度又提高了很多。
当晚睡觉时,我先进卧室。
妈妈通常都是干完活后才进卧室睡觉。
等妈妈进卧室时我都快睡着了,不过我还是硬撑着,因为想跟妈妈亲热。
当妈妈进卧室时我闭着眼楮装睡,妈妈看了以为我睡着了,爬上床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印象中妈妈好像从来没有这样亲过我,跟小的时候不一样。
我蛮讶异的,于是张开眼楮就亲回去了,原本我也是想亲妈妈的脸颊,但却亲到了妈妈的嘴唇了。
这下轮到妈妈吓一跳,我自己也吓一跳。
不仅是吓一跳,心里面还有一些难以形容的感觉,很想再亲亲妈妈,而且是那种真正的接吻。
妈妈愣了一下后,没说什么,躺下来就準备睡了。
我等妈妈躺好后,翻身抱住妈妈,然后嘴唇就往妈妈的嘴唇凑上去了。
那时我还没有接吻的经验,只在电视及电影上看过,也不知道什么是法国式热吻。
我抱紧妈妈亲了一下又一下,起初妈妈还有点挣扎,但我把妈妈抱得紧紧的,妈妈就不再挣扎了。
一直亲到我过瘾为止才放开妈妈,这时才发现其实妈妈也把我抱得紧紧的。
我就这样任由妈妈抱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清晨天都没亮就醒来了。
醒来之后继续躺着,慢慢的脑子开始清醒了,不过也发觉下面阴睫硬梆梆的翘着。
这时习惯性的拉下裤子就打起手枪来了,打着打着忽然间想到昨天白天发生的事,心想妈妈就睡在旁边,干嘛要这样打手枪。
于是先把自己的衣服脱光,然后开始脱妈妈的衣服。
还没脱完妈妈就被吵醒了,醒来后发觉我在脱她的衣服愣了一下,但没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抗拒。
于是我继续的脱。
结果又踫到同一个问题,就是妈妈的胸罩还是不会脱。
妈妈看我手忙脚乱的,笑了一下,起身来自己脱掉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胸罩的扣子是在后面,难怪我怎么脱都脱不下来。
妈妈解下她的胸罩后又躺了下来,这时妈妈已经全裸了。
我好兴奋,马上就翻身压在妈妈的身上抱着妈妈,妈妈也环手抱着我。
我就对妈妈说不想这么快就射精,想多享受这种肌肤接触的感觉。
妈妈教给我做爱之前要有前戏不要着急,要使女性充分的兴奋。
还教给了我亲吻爱抚的几大要决,以及女性的性感带(包括耳垂嘴唇乳房大腿内侧屁股和生殖器),并且亲自分开自己的小啾给我讲解哪是大阴唇小阴唇阴蒂阴道和各自的作用等等,我懂得了很多(不像A书中一样上来就爱滋携带者屣)。
在妈妈的指导下我开始亲吻妈妈的嘴唇并把舌头滑进妈妈的嘴里与妈妈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妈妈则努力的配合着)。
同时我的手在妈妈的乳房上揉捏着,妈妈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我并没有停止而是往下抚摸妈妈的小腹,然后摸到了妈妈的阴毛就在阴阜上轻按着,嘴则开始往下亲吻妈妈的脖子,最后吸住妈妈的乳头,我的手继续往下摸到了妈妈的两片阴唇,然后按照妈妈教的方法把中指放在两片阴唇组成的细缝上,由下往上轻轻的滑。
目的是分开阴毛以防阴毛刺痛了阴唇,来回好几下就感觉到妈妈的旁躯蚤流出了黏液,随着我的努力妈妈开始呻吟,黏液流得阴部都是。
我知道可以插入了,于是就分开妈妈的腿,趴了上去,用一只手握住阴睫捅了半天怎么也进不去。
妈妈笑了笑,叫我不要着急,并要我用两只手撑住身体。
然后把手伸到了我的跨下,握住了我的鸡巴,拿龟头在她的阴唇上沾了一些黏液,并往上撸了撸我的包皮。
由于是第一次有异性摸我的鸡巴,我差点就忍不住射了出来。
妈妈的另一只手在她的小啾上又沾了许多黏液全抹在我的鸡巴上说是为了润滑。
最后妈妈用左手握住了我阴睫的根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则扶住我的龟头,顶在了她的旁躯中间稍往下一点的地方,叫我屁股使劲顶。
我听话的屁股使劲一顶,果然鸡巴全根进入了妈妈的小啾内。
妈妈啊的叫了一声,我感觉妈妈好开心哪。
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爱滋携带者屣,鸡巴第一次插进女人的小啾内,被暖暖的阴道紧紧的包围着,阴道内的肉壁很嫩也很光滑压迫着我的龟头,那种感觉简直是无法形容。
我按照妈妈的方法把鸡巴从小啾里开始往外拔,但等到快要拔出来的时候再插进去,就这样我来回的抽插,妈妈啊啊的呻吟着,我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小啾里来回的进出,心想我长大了是一个男人了。
在妈妈的要求下我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妈妈随着我的节奏呻吟着,并且声音越来越大。
由于这是我的第一次,哪受得了如此强烈的刺激,所以,这次维持没有多久,就射出来了,又弄得妈妈跟我的小腹全是精液。
就这样维持了十几天,每天晚上都跟妈妈两人光溜溜的抱着睡觉,但并不是每天都爱滋携带者屣。
妈妈说我正在长身体天天做爱不好。
有时候放假,只要我想,白天我就拉着妈妈进卧室,和妈妈爱滋携带者屣,每次都让妈妈和我十分开心。
直到妈妈的例假来了。
那晚她不愿我脱她衣服,也不喜欢我抱她。
那时我对例假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女人在这期间下体会流血。
我光着身子坐在床上握着坚挺的阴睫问妈妈这要怎么办,妈妈笑着说就自己解决吧。
妈妈还说从来就没看过我自慰,刚好让她看一看。
于是我就坐在床上自慰起来。
我在自慰时一直看着妈妈,妈妈则是目不转楮的看着我的鸡巴。
我越打越快,打得手好酸,但就是出不来,大概是我人在旁边看不习惯。
后来实在不行了,手太酸了,只好停下来休息。
妈妈看我停下来了很奇怪的就问怎么了,我说手很酸,妈妈听了大概觉得很好笑,一直笑个不停。
这时我突然想到A书上的吹喇叭,于是就跟妈妈说,要妈妈给我吹。
妈妈听了有点惊讶,她说她听人家说过,可是她从来没做过。
我要求妈妈做,但妈妈不肯,我问妈妈是不是觉得髒,她说是不好意思。
因为要做妈妈的把儿子的阴睫含在嘴里吸吮觉得很难为情。
于是我退而求其次,要妈妈帮我打手枪。
妈妈顿了一下子,点点头说好。
我躺了下来,然后妈妈就坐在我腰部旁边,手握着我的阴睫开始打起来了。
想不道和自己打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好很多,舒服多了,不过有时候角度不对会有点痛。
痛的时候我就告诉妈妈,慢慢的妈妈就打得很顺了。
真的很舒服,妈妈还一面打一面问我会不会太慢或太快,太慢或太快要跟她讲,我告诉妈妈要慢点,因为我不想太快射精。
于是妈妈放慢速度,我则注视着妈妈静静的享受着。
妈妈边打边问我舒不舒服,我说真舒服。
的确我是很舒服,比自己打舒服太多了。
慢慢的我开始忍不住了,我要妈妈打快一点。
于是妈妈加快速度,不停的上下套动,没多久就射出来了,而且射了好多。
妈妈的衣服还有我的脸也有被喷到,帮我打枪的那只手也沾到好。
妈妈拿了张卫生纸帮我擦一擦,再把自己也擦一擦,然后就起身到浴室清理了。
我躺在床上,妈妈还没回来我已经睡着了。
就这样子,平常时就跟妈妈赤裸相拥,如果例假来了,妈妈就帮我打手枪。
虽然妈妈每次MC来时我都要求妈妈给我吹喇叭,但妈妈始终不愿意。
不过我也没给妈妈口交过,虽然我几乎亲遍了妈妈的身体。
妈妈兴致来时也会把我从头亲到脚,但就是会跳过阴睫。
当我放学回来时,妈妈就会凑过来亲吻我,表示问候,有时也会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很喜欢这样接吻,只要有机会,我总会抱着妈妈长吻。
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愿意,我们俩就赶紧亲热一下。
甚至连妈妈正在煮饭,刷碗,或正在拖地板的时候,只要我想亲热,就从后面抱住妈妈把她的裙子撩起来,掏出鸡巴在她的屁股上大腿上磨擦。
记得最爽的一次是妈妈在刷碗,我象以往那样从背后抱住了妈妈掏出鸡巴再妈妈的大腿上磨擦,妈妈则稍微撅起了一点屁股,用两条大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鸡巴,让我前后运动,最后我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妈妈的裙子上。
周末在家里看电视时,我温柔的把妈妈搂在怀里,让妈妈靠在我的肩膀上。
妈妈则会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但不是帮我打手枪,而是她喜欢握着我的鸡巴,感觉它的粗大与灼热。
有时候妈妈也会因为我的亲吻及抚摸而达到高潮。
妈妈很喜欢我亲吻她的乳房,抚摸她的阴唇。
妈妈的阴部很容易湿,有时连摸都还没摸,只是亲吻乳房而已都会湿。
不过不是A书所形容的湿得一蹋糊涂好几次要求妈妈帮我吹喇叭,妈妈始终不肯。
我问妈妈要怎样才肯,妈妈总是说以后再说。
天知道以后是指什么时候。
最后我决定我先帮妈妈口交。
一天晚上,妈妈洗完澡上床睡觉,我们就如同往常一样,俩人嘻嘻哈哈,边玩边脱对方的衣服,直到脱光。
脱光后我让妈妈躺平,然后开始抚摸亲吻。
我从脸一路亲吻下来,妈妈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直亲到小腹后我把妈妈的双腿拉开,这时妈妈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我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舔妈妈的小啾。
第一个感觉就是觉得咸咸的,滑滑的。
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反正就是整个阴唇到处舔。
妈妈被我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但随即就呻吟起来。
妈妈的呻吟声比往常大声而且急促,我知道妈妈一定很舒服,所以加紧努力舔妈妈的阴唇,舌头不停的在两片阴唇的夹缝上来回的舔,并掰开了两片阴唇,原来阴道壁是很嫩很滑,但不是光滑,上面有许多细纹和褶皱,是为了增加对阴睫的刺激。
我把舌头伸进阴道内在阴道壁上快速的舔。
结果很快妈妈的高潮就来了,而且很激烈,全身抖个不停。
高潮过后,妈妈就只躺着不动,好像很累的样子。
我拿了张卫生纸把妈妈的阴部擦一擦,因为淫水蛮多的,整个阴部都糊上了。
妈妈不动我也只好躺在旁边等妈妈恢复神志。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侧身过来看着我,我也看着妈妈。
我问妈妈感觉是不是很好,妈妈脸红了害羞的点点头。
妈妈又问怎么会想到要帮她口交,我说这样妈妈会很舒服。
妈妈听了好感动,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我则有点心虚,因为我另有企图,不过让妈妈觉得很爽是真的。
看妈妈这样子我也不好意思提出吹喇叭的事,不然妈妈一定认为我根本是另有居心,而不是为了让她爽才帮她口交。
妈妈抱着我亲我,一只手就伸到下面去握着我的阴睫套了起来。
其实我很期待妈妈会主动帮我吹喇叭的,可是妈妈没有,就这样套着,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就被妈妈给打得射精了。
后来我常帮妈妈舔银,但没要求妈妈帮我吹喇叭,妈妈也没主动过。
我跟妈的感情越来越好,似乎转成夫妻的关系了。
姐姐大学毕业回到了家里,由于都长大了就姐姐和妈妈睡一间,我自己睡一间。
姐姐每天都在我和妈妈身边,使我们不能做爱,真想把姐姐一块给奸了。
妈妈似乎看出我的想法,警告我说姐姐还是姑娘以后还要嫁人,你不要耽误了姐姐,妈妈知道你很难过,不过你正好也通过这段时间学会控制一下自己。
这以后有机会妈妈就趁姐姐不注意时抱着我亲亲我,或趁姐姐不在的很少一点时间互相爱抚一下,但从没有爱滋携带者过。
终于等到了一天姐姐去看同学了晚上不回来。
我好不容易盼到了下晚自习,风风火火赶回家。
回到家妈妈给我开开门,我一进屋就马上扔下书包,拦腰抱起妈妈跑到卧室。
然后把妈妈放到床上相拥而吻,就如同一对久别的情侣一般。
长吻之后妈妈问我开不开心,我点点头说很开心。
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几乎半年没有跟妈妈爱滋携带者过掩。
我疯狂的亲吻着妈妈的嘴唇,我的舌头与妈妈的舌头拼命的交织在一起。
我的手伸进妈妈的衣服和裙子里胡乱的抚摸着妈妈的乳房与小啾。
我着急的脱去妈妈的衣服,亲吻妈妈的胴体,这一次我亲的非常仔细,吻遍了妈妈的每一寸肌肤。
最后停留在我已经感到陌生的小啾上又亲又舔。
我的鸡巴也迅速的勃起,胀得像是要爆炸。
我马上翻身压在妈妈身上,把妈妈的双腿撑开,然后一只手握着阴睫就往妈妈的旁玄插。
或许太急了还是其它原因,就是进不去。
我一直顶着顶着,还是进不去。
妈妈原本一直闭着眼楮,我顶了几分钟后,妈妈张开眼楮了。
我说我插不进去怎么办,妈妈笑着说那就不要插了呀。
我当然要插呀,于是我把妈妈的腿撑得更开,可还是不行。
只得向妈妈求救。
妈妈让我躺下然后骑到我的身上,扶住我的鸡巴对準了眼釉,坐了下去。
果然鸡巴顺利地插进了妈妈银里,感觉紧紧的,暖暖的,好舒服。
妈妈开始上下运动。
这样我不但可以看得到妈妈的整个,还可以看到鸡巴在小啾内进进出出,以及妈妈的阴唇随着节奏一翻一翻的样子。
一会儿以后,我让妈妈起来躺下,自己则跪在妈妈两腿间,用两手抓住妈妈的膝盖,把妈妈的腿撑得很开很开,让整个小啾露出来,看得更清楚。
还让妈妈抓住我的鸡巴对準她的旁釉很顺利的就插了进去,开始抽动起来,同时看着妈妈。
妈妈闭着眼楮,皱着眉头,看不出来是舒服还是不舒服。
我抽插得很快,结果很快不行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猛插猛抽,很快的就射出来。
那种感觉好像要爆炸一样。
射完后我倒下去趴在妈妈身上,妈妈抱着我,抚摸我的头。
我的鸡巴并没有拔出来,还是插在妈的旁玄。
感觉温温的,滑滑的。
久别胜新婚,真是一点不假。
我开始继续亲吻妈妈,抚摸妈妈的乳房。
一会儿插在妈妈银里的鸡巴就再度勃起,于是我开始继续抽插,直插的妈妈大声的不停呻吟,这天晚上我们一直不断亲热爱滋携带者屣,我射了好几次精,可惜我技术不行妈妈就来了两次高潮。
最后我抽出鸡巴,阴睫整根都湿湿的,龟头还有一些精液。
妈妈的阴部也是湿得糊糊的,臣洞口还有白白的精液流出来。
我拿起卫生纸擦干净了自己的鸡巴,开始帮妈妈擦她阴部的黏液,妈妈则一直静静地躺着,也许是在享受或是回忆吧。
我边帮妈妈擦边欣赏妈妈的小啾。
妈妈的小啾虽然已经被我插的有些发红,两片阴唇还略微向外翻着,但我觉得还是满精致的。
不知不觉我的鸡巴又挺了起来。
于是我又翻身上马把妈妈压在身下,可是我觉得妈妈好象是很累似的,顿时产生了怜香惜玉之心,就翻身躺下了。
妈妈问我怎么了,我说妈妈太累了还是不要了。
妈妈感激的躺在我的怀里深情地望着我,我在妈妈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后,妈妈把头枕在了我的胸膛上闭上了眼楮。
我搂着妈妈,轻轻抚摸着妈妈的头发,妈妈甜美脸庞上显现出陶醉的神情,嘴角还露出了一丝微笑,妈妈真的是很满足也很开心,就好象躺在自己最爱的人怀里。
我也闭上了眼楮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的温存,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约么过了很久,感觉妈妈动了一下,我睁开眼楮,看见妈妈正看着我,就笑了笑。
妈妈也微笑着把香唇送到了我的唇边,我贴了上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妈妈也吻了我一下。
我紧紧的搂住了妈妈,狠狠的吸住了她的小嘴,妈妈则热烈的回应着。
我们相拥在一起长吻谁也不舍得分开,就如同一对久别的情侣一般。
妈妈的手则伸到了我的胯下,我的鸡巴还朝天挺立着并没有倒下,妈妈开始轻轻的抚摸我的阴睫,并上下套弄。
可无论妈妈怎样帮我打枪,我就是射出不来。
最后我在妈妈耳边轻轻的说要妈妈帮我吹喇叭,妈妈点点头默应了。
然后妈妈握着我的阴睫向下撸了撸包皮把龟头含到了她的嘴中,轻轻吸吮着。
当妈妈用舌头舔我的马眼时,我浑身好象触电一般,阴睫也在不住的抖动,第一次被吹喇叭觉得真的好爽。
妈妈舔遍了我的阴睫和阴囊之后,一下吸住我的阴睫一下又吐出来,我忍不住按着妈妈的头一进一出的开始慢慢的在妈妈的嘴中抽送。
妈妈卖力的配合着我,舌头不时的还在我的龟头上画着圈,很快的我就射精了,全射在妈妈的嘴中,妈妈没有停继续吮吸我的阴睫舔我的龟头,我感觉鸡巴都麻木了,简直爽的不得了。
妈妈吐出我的阴睫后,把精液吐在了纸上,又用舌头清理了一下残留在我龟头上的精液后,就去沖洗了。
一会后,我光着身子跑的屋后浴室,走进去悄悄抱住了妈妈,妈妈吓了一跳。
就这样我帮妈洗,妈帮我洗,大家一块洗。
我还把洗发液涂到妈妈的旁雍上仔细的给妈妈洗银毛,还说阴毛和头发一样都需要保护,洗完后我把妈妈抱回了屋。
搂着妈妈睡着了,这晚上是我半年来睡得最甜的一个晚上!【全文完】